从飞扬跋扈到霜打茄子看着“主任”们的现状让人痛快!

  4887雷锋报,8月13日,我们报道了湖南长沙的90后小伙子小陈,侥幸逃离传销魔爪的经历。面对镜头,小陈回忆起被窝点拘禁的半年时间,着实苦不堪言,每天吃的是烂菜叶,听的是洗脑言论,住的房间暗无天日,一句话稍微没说对,就被暴打一顿,更不用说被逼着向亲人朋友借钱。直到8月1日,传销窝点头目觉得从小陈身上已经榨取不出什么钱财,才在凌晨时分,把小陈送回老家。小陈回到湖南老家后,觉得非常不安心,于是8月6日又到了惠安县,向惠安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报警求助。在新闻播出后,小陈虽然回到了深圳打工,但是他一直心系着这件事,传销窝点究竟藏身何处,深陷窝点的其他受害者能否得到解救呢?8月27日,在小陈报案后第22天,记者接到警方消息,这下,小陈悬着的心,终于能放下了。这是8月27日夜里,惠安县警方拍摄的视频。画面中,年轻的小伙子和女孩儿都把脑袋深深地埋在胸前,而他们的面孔,在小陈看来既熟悉,又遥远。

  这些嫌疑人,正是拘禁了他整整半年的传销窝点人员。那么,这些暗中隐秘活动的传销嫌疑人,是怎么被戴上了手铐的?深藏在县城角落里的窝点,是怎么被挖了出来呢?先来回顾湖南小伙子,小陈逃离传销窝点后,述说他那黑暗的遭遇。小陈:我在网上认识了一个老乡,通过老乡群加了我(QQ),以谈对象的名义谈了几个月,后面我过来看她,2019年1月26号,刚好那个时候是过年了。后面她就打了个滴滴,到了她的出租房。绕得很偏僻,带我进去时候走很偏僻的路线。门一推开里面好几个人,就指着我让我抱头蹲在地上,跑不了了已经跑不了啦,门已经锁上了,3房一厅,包括厕所里都躲了好多人,一下子冲出来,几个人围着你,打你一顿。

  小陈说,传销窝点的头目没收了小陈的手机、身份证,银行卡等等,还逼问出了银行卡密码,从那一刻起,这个27岁的小伙子就陷入了一段漫长的、再真实不过的噩梦。小陈:传销头目过几分钟,一脚把房间门踢开,他们就赶紧跑过去跟主任握手,弯腰140度,双眼对视说尊敬的主任早上辛苦了。拿这么粗的棍子,传销头目就是2棍子,打到我的背,棍子都打断了,当时我以为自己会死在里面。诱导你打电话给朋友,跟同事,再跟家里面的亲人,最后是父母。

  小陈说,时间久了,这伙人发现,从小陈这里再也榨不出钱了,于是8月1日凌晨4点,小陈在3个传销头目的押送下走出了窝点,终于再次呼吸到外面的空气。小陈回老家后,仍然惦记着其他受害者,于是,他又回到了惠安报警求助。惠安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接警后,遇上了怎样的瓶颈,又是怎么寻找突破口的呢?惠安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城关驻所中队侦查员许海山:8月6号我们接到小陈的报案以后,我们马上就跟他询问了传销窝点,因为他跟我们说他也是半夜凌晨4点多,被传销窝点的人送走了,而且当时(他)被骗过来时候也没有在意,没有认真看路,对窝点也不熟悉。

  律师解读1除了小陈遭遇的“恋爱骗局”,传销组织一般还有哪些套路和新形式?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年轻人误入传销套路?“先交入门费”“拉下线捞本”“按团队计酬”是传销三大特点。尽管传销手法千变万化、层出不穷,但也有共同规律,认清这个共同规律,就能一眼识破,进而采取应对措施。除了“恋爱骗局”外,传销组织通常还会通过“微商传销”“高薪招工招聘”“慈善扶贫”“创业培训”“套路杀熟”等套路来吸纳对象,现在还出现了以资本运作等旗号拉人骗钱的新型传销。现在年轻人涉世未深,急于求成,对“传销”没有正确的认知。对传销充满好奇,同时缺少法律意识。在传销组织成员进行诱骗的过程中盲目自信,认为自己不可能被轻易诱骗,从而误入传销套路。2传销组织头目会受到怎样的法律制裁?传销组织头目如果仅涉及组织、领导传销的,一般是以【组织、领导传销活动罪】定罪处罚,如果在此期间涉嫌非法拘禁或故意伤害的,那么就需要以【非法拘禁罪】或【故意伤害罪】数罪并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