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19 谈心

  “当年弘儿与戴至徳因为出兵辽东一事儿,闹的满朝堂乌烟瘴气,最终以弘儿罢免戴至徳礼部尚书,包括其他几人的官职,从而终结了此事。但现在,一切都如弘儿几年前预料一般,高丽与新罗联兵,开始向我大唐这边出兵了。”李治眼神中闪过一丝怒意。

  “朝堂上已经任命契苾何力为东州道行军大总管,高侃为副总管。任命李谨行为燕山道行军大总管,杨昉为副总管,联合出兵高丽、新罗。你对此有何看法?如果这要是依着你当年的意思,这几年我大唐的损失,你担待的起吗?”李弘一手抚摸着白起黑乎乎的硕大狼头,神情轻松的看着身前的戴至徳。

  手里的奏折递给了戴至徳,李弘缓缓起身踱步道:“时间有时候能够很好的证明,一个人的决策是对还是错。有些事情,我们经过缜密的计算、推敲,完全能够摸清楚其脉络。就像我把你召到吐蕃,我不知道你心里是不是很恨我,或者认为我是因为当年之事,故意刁难你。”

  “我们常以莫用‘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’来警醒自己,但你戴至徳却没有搞清楚一件事情,那就是此话只适合你这样的人。以我大唐的宽容来与高丽、新罗之愚昧之辈推心置腹,已经不是君子之所为也。他们还是未开化的顽民,在我大唐,他们的婢女,在他们新罗可是享有着崇高的地位,谁家的女儿在大唐侍奉达官贵族,可都是荣耀啊。而你却要与崇拜婢女之人推心置腹,岂不是可笑?”李弘拍了拍戴至徳肩膀,示意他在一旁坐下。

  “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。对了,戴至徳,你我朝堂之上争吵了好几年,以你看人的眼光,你觉得我李弘是那种小心眼儿的人吗?还是你觉得我李弘小心眼记仇,对付你还需要等到现在?”李弘看着半梅给戴至徳放了一杯茶,真有股把热茶从戴至徳脑袋顶浇下去的冲动,看看脑袋里装的是不是真的浆糊。

  “殿下,恕小民无礼。小民虽然不知道殿下为何召我等前来吐蕃,但当初在朝堂之上,小民从来没有真正的恨过殿下您。因为政见不合,小民在朝堂之上树敌也不少,但小民却不明白,为何罢免小民官职后,还要用小民。”戴至徳返老还童了,这个时候开始矫情起来了。

  “我说戴至徳你真没劲,你是小孩子吗?怎么这么大岁数了,还矫情起来了?罢免你官职怎么了?以你的德行,你自己看看,如果当初不罢免你,如果当初按照你的提议,大唐在辽东用兵,现在我们得到的是什么?还不是跟这个吐蕃一样的白眼狼……你看什么看,又没说你!”100全年历史图库